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论坛 > 中东论坛
刘月琴:从叙利亚危机看海湾地区秩序的变化与重建困境
文章来源:刘月琴    日期:2019-01-18
】【打印 关闭
 

2018年叙利亚危机发生重大转折,战事已见分晓,巴沙尔政府占据上风,虽然大局已定,但战火并未停熄,政府军与反对派依然处于交火状态。

海湾地区秩序总体评估

目前,国土面积只有185180平方公里的叙利亚境内,驻扎着众多外国军队,驻有美军2000多人在帮助叙反对派作战;俄罗斯、伊朗及黎巴嫩真主党等,在帮助叙利亚政府作战;土耳其军队越境进入叙利亚驱赶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围剿“在叙境内活动的土耳其库尔德武装”;以色列军队时常出动战机偷袭叙境内军事目标以及帮助叙政府作战的伊朗军事目标;近日,沙特、阿联酋、约旦、科威特和巴林五国组成联军进入叙境内的美军基地,美国扬言要用来对付土耳其。

驻叙的外来军队分为两类,一类支持叙现政府的,另一类是支持叙反对派的,两类敌对力量在叙混战了近8年,原本只是内战的叙利亚危机因此变成了多国博弈的战场。目前海湾地区呈现战乱秩序,这并非始于2011年中东变局,可以追溯到1990年的海湾战争。海湾战争(取得了联合国授权)是美国为首的国际联军发动打垮萨达姆的战争,从那时算起,海湾战乱秩序已持续了长达28年之久,海湾地区秩序已今非昔比。

海湾地区秩序的变化

(一)美俄博弈比冷战时更加激烈

1990年和2003年,美国先后发动了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两场战争之后,美国在海湾地区处于一国独大的地位。2011年中东变局开始,尤其是从2015年起,俄罗斯对叙利亚的支持力度加大,公开出动军事力量驱赶“伊斯兰国”,稳住叙利亚政权,俄用武力成功重返中东政治舞台,打开了新局面。此后,美俄博弈进一步深化,表现在以下两点:

第一,中东变局以来,美国主导着“逊尼派集团”国家,俄罗斯主导着“什叶派集团”国家,双方展开激烈争夺。在叙利亚和谈进程中,甚至出现了两个运作中心。俄罗斯在海湾地区屡屡以军事行动走强,令世界刮目相看。当然,在美俄博弈中,尽管出现了“俄进美退”的局面,美国地位有所下降,但总体上美国依然掌控全局走向。

第二,海湾地区秩序目前凸显两组格局:一组是美俄两极博弈格局,另一组是地区大国伊朗—沙特阵营博弈格局,这两组格局之间紧密相关、相互配合。

冷战时,美俄通过军援、经援、政治、外交支援手段干预海湾事务,现已变得投入军事力量直接参战,这种变化比冷战时的博弈更为严重,更有损于地区国家。不久前,针对叙利亚的战事,普京甚至给俄军作战部队下令,若发现情况无法控制,到万不得已时,准许发射短程核武器。据悉,俄在叙已部署了伊斯坎德尔-M”短程弹道导弹,其射程覆盖整个中东地区,均携带核弹头。换言之,俄将不惜任何代价,誓死捍卫其在叙和海湾地区的地位和利益,同时已做好与美国鱼死网破。

据此,可以说,美俄两国没有谁可以单独决定海湾地区局势的发展走向,两者在博弈的同时尚需对话、协商、沟通以及利益分享。

(二)教派间的殊死博弈已难以控制

以沙特为首的逊尼派阵营与以伊朗为首的什叶派阵营之间的殊死博弈,已占据地区冲突的前沿位置,两者水火不容。海湾战争之前,逊尼派与什叶派的冲突处于可控状态,萨达姆政权垮台后,强人强国不复存在,叙利亚又处在自顾不暇之中,该地区被释放出的教派冲突发展到不可控状态。

当今海湾地区秩序中,凸显势不两立的两大阵营,即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真主党结为什叶派阵营;沙特与该地区逊尼派阿拉伯国家结为坚实的逊尼派阵营,两大阵营呈殊死对抗局面,看不到尽头。地缘政治争端通过教派因素使问题更加复杂,教派争端赋予了政治内容,已成为本地区秩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今后,海湾地区新秩序的重建必然会有教派力量的参与。

(三)地区大国对叙事务的干涉越来越公开,力度越来越大

伊朗军队、土耳其军队、以色列军队,都能根据自身需要选择进入了叙利亚境内作战,甚至军事力量远不是土耳其对手的沙特及海湾君主国,在美国的鼓动下,也敢纷纷进驻美军驻叙基地,摆出一幅搅局的态势。

(四)敌友关系发生颠覆性变化

阿拉伯国家作为一个整体,长期对以色列奉行一个共同的政策,即不承认以色列的存在。然而,这个曾经铁一般的政策不是一成不变,现在明显变化了,以色列作为阿拉伯共同敌人的定位被瓦解,已经不再是阿拉伯人永远的敌人,以色列拥有了不少“阿拉伯盟友”,这个变化早就在暗中和私下开始了。这个观念的改变,直接导致敌友逻辑改变了,敌友阵营乱了,敌友阵营发生颠覆性变化和错位,必然造成整个海湾地区安全秩序发生重大改变。

2011年中东变局以来,沙特一直参与颠覆叙利亚政权的活动,阿拉伯兄弟转眼成了敌人;相反,沙特与固有的敌人以色列交往凸显。为了对抗共同的敌人伊朗,沙以走在一起,沙以敌友关系的转变是互有所需的结果。现今,海湾地区出现了一个建立在共同利益之上的联盟,即对抗伊朗的联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正在海湾地区被验证,说到底,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国家利益,沙以就是利益联盟的现实版。

叙利亚重建的困境及前景

叙利亚危机现正逐步转入战后重建过程,但这并不意味着战乱结束,战争后遗症繁多,将继续冲击叙利亚未来重建进程,重建困境来自多方面:

第一,受世界大国的制约。当前海湾地区战乱秩序是美国1990年、2003年先后发动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的直接后果,是动用武力打下的美国主导地位,俄罗斯紧步其后,在叙利亚靠动用武力打出天下,占据了与美共同主导该地区事务的地位。

第二,必将受地区大国的深度参与。叙利亚政府目前需要应对的局面依然严峻,必将继续应对来自以沙特为首的逊尼派阵营不断发起的挑战,教派争端作为战略博弈势必进一步向纵深发展。

第三,受国内反对派制造麻烦的挑战。伊德利普省仍有56万被包围的反政府武装,还有美军支持的库尔德武装,以及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自由军,它们不断向政府发起挑战,战场形势依然严峻。

第四,确立新的政治体制面临严峻挑战。叙利亚战后重建首先要转入“政治体制”的重大变革,伊拉克战后重建很有可能成为叙利亚重建参照的模版,在美国的干预下,伊拉克由“共和制”转为“联邦制”,叙利亚将如何转变呢?是否会参照伊拉克的模式呢?告别旧体制,建立新体制,各派在权力分配过程中的激烈博弈,必将伴随着若干不确定的新冲突。

第五,库尔德人闹独立问题。目前,在美国支持和扶植下,不断壮大的叙利亚库尔德人实力大增,已形成相当的气候,其势力范围几乎囊括了叙利亚的整个东北部,伊拉克和土耳其的坦克、装甲车等重型装备,开到叙利亚边境地区严阵以待,并时常发起空袭行动。

伊拉克、叙利亚、伊朗和土耳其四国库尔德人都在争取独立,它们之间密切互动,互相影响,问题错综复杂,各国都不得不认真应对。

第六,应对“伊斯兰国”残余势力的反扑。目前,“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残存势力还有生存空间,其主要力量已经被国际联军包围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边境区域,但它们伺机而动,遏制“伊斯兰国”再次突发崛起,中东反恐使命是长期的。

第七,涉及外国撤军问题。20181219日特朗普宣布,美军则将在60100天内撤出叙利亚。2014年开始,以打击“伊斯兰国”恐怖组织为由,美军进入叙利亚和伊拉克作战,特朗普突然撤军原因复杂,其一,可自圆其说,美国称已经赢得了对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战争。其二,撤军是特朗普“战略收缩”的组成部分,即减少在中东的投入,以避免重蹈陷入伊拉克战后泥潭的覆辙。况且,俄支持的叙政府已控制了大部分国土,大势已定,美国支持的库尔德武装只控制库尔德地区,美国支持的叙反对派力量严重分散,找不到可以扶植的人选,美军在叙驻扎良好年多,已不能改变当今叙利亚的局势。其三,特朗普以退为进,欲借力沙特为首的地区盟友之力掌控海湾事务,战略撤退对美更为有利。美军一旦撤出,美俄力量对比将发生有利于俄的改变,但撤军并不意味着美国对海湾的掌控力变弱,美以往对叙发动军事打击从未手软过,一旦局势需要,美军可随时重返叙利亚。

叙利亚局势发展对海湾地区新秩序的建设有至关重要的影响,未来美军撤出后,俄、伊、土以及沙特联军、英、法等多国特种兵还驻扎在叙境内,叙行使主权依然受到制约。在此背景下,重建阿拉伯国家主导的海湾地区新秩序存在着不确定的巨大风险和挑战。

(本文作者刘月琴系新万博客户端研究员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所方位图
版权所有:新万博客户端